• 营销政策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营销政策 > 国家政策 > 详情

政府工作报告未设M2目标 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

发布人:石丽发布时间:2018-03-06浏览次数:166

政府工作报告9年来首次未设M2增长目标。

35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,保持广义货币M2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。

这次没有提M2增速指标,可能考虑到M2是一个参考指标,而不是既定的任务指标。M2与经济增长的相关性因为金融监管导致变化,金融结构变动较大,M2不可测或测不太准。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称。

业内分析人士认为,不设M2增长目标有两方面意味:一是货币政策调控加快从数量型工具向价格型工具转变,利率作用进一步加强;二是货币政策有相当定力,去杠杆要进一步推进。

不过,国家发改委向全国人大提交的《关于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执行情况与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草案的报告》指出,2018年社融和M2的预期增速均与2017年实际增速持平。这意味着社融和M2预期增速分别为12%8.2%。有分析人士称,预期定在已实现指标附近是比较稳妥的做法,但未来究竟是多少还取决于具体运行情况。

M2、社融增长目标淡出

M2目标增速于2009年首次现身政府工作报告。时隔8年,又再淡出。

如是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、执行总裁朱振鑫称,未设M2增速指标符合预期,主要原因是去年目标与实际偏离较大。

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了近年来的M2目标与实际值,偏差多在1个点以上。2015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M2目标为12%左右,实际增长13.3%2016年目标为13%左右,实际增长11.3%2017年目标为12%,实际增长8.2%

其实进入2017年以来,M2因频创历史低位持续引发市场关注。央行调统司司长阮健弘称,2017M2增速有所下降,反映了去杠杆和金融监管逐步加强的背景下,银行业的金融资金运用更加规范,金融部门内部的金融循环和嵌套明显减少,由此派生的存款也会有所减少,影响到M2同比增长的速度。初步测算,2017年银行的同业业务、债券投资、股权及其他投资都是同比少增,拉低M2增速超过4个百分点。

M2增速创下低位同时,预期分化也开始加剧。2017年底,21世纪经济报道前瞻2018年货币政策时,央行参事盛松成认为2018M2增速可能回到10%以上,中信建投证券宏观首席分析师黄文涛认为M2增速或回升至9.5%左右小幅波动,社科院经济学部主任李扬认为M2增速目标或设在9%左右。

“M2是一个内生性指标,不像政策利率定了多少就是多少,央行只能控制基础货币供给,广义货币供给还取决于信用创造,而信用创造是实体经济状况决定的,M2是经济的结果,而不应该成为目标。朱振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。

近年来,随着金融市场和金融产品更趋复杂,M2 的可测性、可控性及与实体经济的相关性都在下降。《2017年四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》也指出,在完善货币数量统计的同时,可更多关注利率等价格型指标,逐步推动从数量型调控为主向价格型调控为主转型。

M2同时淡出的,还有社融增速目标。该指标在2016年首次被纳入政府工作报告。联讯证券分析称,在金融与经济去杠杆的环境下,M2与社融增速可能会有较大的波动(2017),设立单一的增速目标意义不大,抛弃目标制反而能给政策以较大的灵活性。

邵宇认为,2018年社融增速可能仍旧高于M2增速,因为金融同业活动等导致部分资金不能注入实体经济,所以会有差额。当然随着金融监管落地,未来可能慢慢趋同。

货币政策松紧适度

《政府工作报告》指出,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中性,要松紧适度。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,保持广义货币M2、信贷和社会融资规模合理增长,维护流动性合理稳定,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。

相比2017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相关表述,本次变化在于:货币政策基调仍为稳健中性,但增加了松紧适度,同时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变为管好货币供给总闸门。九州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邓海清分析称,管住管好一字之差,但是意义有明显不同:管住更强调从严、收紧,而管好则与松紧适度一致,即既不能过松,也不能过紧。

联讯证券首席宏观研究员李奇霖认为,与2017年相比,今年货币政策会更为灵活,需在经济动能减弱与调结构、防风险中取得平衡,若下半年经济下行压力有所加大,不排除货币政策边际放松的可能,毕竟今年财政扩张空间实际上已经有限。2018年赤字率拟按2.6%安排。

货币政策整体稳健,但是执行过程中有时稍松,有时偏紧,央行也会不断做流动性调整。可以预见的是监管政策较紧,货币政策相对会有一些灵活性,以避免全面去杠杆的过程中出现过于紧张、失控的状况。邵宇认为。

同时政府工作报告还要求,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,用好差别化准备金、差异化信贷等政策,引导资金更多投向小微企业、三农和贫困地区,更好服务实体经济。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,今年初针对普惠金融实施的定向降准效果明显,既降低了部分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,又引导金融机构加大了对小微企业、三农等领域的支持力度。(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)